<progress id="vxwtj"><track id="vxwtj"></track></progress><tbody id="vxwtj"></tbody>
    1. <em id="vxwtj"><ruby id="vxwtj"><u id="vxwtj"></u></ruby></em>

      <dd id="vxwtj"><track id="vxwtj"><video id="vxwtj"></video></track></dd>
      1. <em id="vxwtj"><tr id="vxwtj"></tr></em>
        學習資料>土建工程>瀏覽文章

        造價工作問題解決方法之砌體厚度之爭,干貨經驗分享

        2021/10/2 11:07:220人瀏覽0評論

        1603959156422634.jpg    

            近來接到多個老板的微信、電話,說他們的預算員在對量審核時,砌體的厚度經常被扣。預算員的工作匯報雖頭頭是道,但問及為何被扣,除了義憤填膺的說“審計不要臉”外,對于審減的原因卻不知可否,老板聽后云里霧里,將信將疑。砌體的厚度到底是按圖紙計算還是按實際發生的計算?


            其實,回答他的問題,說簡單也簡單,只需一句話即可。說難也難,卻非三言兩語所能道完。

            下面我從定額、設計、市場、措施等多個角度,就“同一個砌體厚度的計量,為什么有多個不同的答案?”談談我個人的看法,如有不同觀點,切望雅正,并在留言中一起討論。



        辯證的砌體厚度之設計厚度

        設計圖紙的混凝土墻為200mm厚,與之連接的加氣塊墻也為200mm厚(幾乎100%的圖紙都是這樣的設計),應當理解為是要求的必須厚度(見圖1)。


        計量:工程量按設計的厚度計算,簡單、常規、天經地義。



        辯證的砌體厚度之甲方要求


        圖紙設計的混凝土墻為200mm厚,與之連接的加氣塊墻也為200mm厚。但甲方按其內部的技術管理規定,要求砌塊兩側各縮尺10mm。原來的200mm厚砌體變成了180mm厚(見圖2)。這種按甲方要求厚度的計量,就需辯證地看待:



        1、定額結算的:有的省市有明確的規定,工程量依然按圖紙上的200mm計算。如河北(見圖3)。當然,由此產生的抹灰厚度的變化也可理解為不予計算。



        如合同沒有明確的約定,應按當地的規定執行。如合同對此有相應約定,按一般的認知,合同條款不與國家法律法規抵觸,約定應大于規定。工程量按圖紙的180mm計算。由此產生的抹灰厚度的變化也可理解為按約定計算(但一般不會有這樣的約定)。

        2、清單報價的:一旦碰上這樣的招標文件,首先要有足夠的成本警覺,尤其那些重計量的市場化清單,招標文件有內置的計算規則,可不受清單規范、定額計算規則的約束,故在報價時應注意判斷(見圖4)。



        如招標文件沒有明確計算規則的,首先應進行清單的答疑、澄清,以得到統一的游戲規則。否則招標人會利用模糊理論進行兩頭推辭,注意被其流氓的“蘋果皮”理論所害(蘋果皮富含營養,應連皮吃;蘋果皮農藥含量高,應削皮后吃)。按答疑澄清的回復調整報價思路(砌體厚度、抹灰厚度)。



        辯證的砌體厚度之市場因素


        市場因素引起的墻厚度的變化,最普遍也最為常見。即:圖紙設計的混凝土墻為200mm厚,與之連接的加氣塊墻也為200mm厚。但當地市場只有190mm厚加氣塊墻供應,如需200mm厚,需另行定制,需要另外加錢(單價被提高)。此厚度差異產生的工程量,很多甲方或審計方,借“實際”為名扣除,但因此增加的抹灰厚度卻不予增加。單邊主義理由:己方責任。

        此爭議的預控、預防同上原理。合同性質、結算性質不同,就有不同的結論,不同的應對方法。



        辯證的砌體厚度之己方措施


        另外還有種最普遍、最常見現象。即:圖紙設計的混凝土墻為200mm厚,與之連接的加氣塊墻也為200mm厚。施工方對自己的混凝土墻的質量很有把握(平整度、垂直度),為了降低混凝土墻的抹灰厚度,有意降低砌體的厚度(見圖5),以降低成本。



        為了使混凝土墻的質量達到薄抹灰的要求,施工方加大了模板的投入,增加了支模的人工成本(提高木工班組支模單價)。甲方或審計方卻以“實際”為名,扣除砌體的工程量。同時以混凝土墻面抹灰厚度未達設計要求的厚度為由,再行扣除混凝土墻的抹灰厚度。但對此增加的投入成本卻視而不見。理由:做好質量是你應該的,不按圖紙施工,沒罰你已經很寬容了。到頭來,辛辛苦苦(管理、投入)只是為他人做了嫁衣。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。



        辯證的砌體厚度之非標磚的困惑


        然而,事情并無就此結束。圖紙設計的混凝土墻為180mm厚,與之連接的加氣塊墻也為180mm厚(見圖6)。與180mm厚加氣塊配套的底部的實心磚需用180mm長的實心磚。但市場上沒有180mm長的非標磚供應,只能用200mm磚切割(免燒磚瓦刀不好砍),人工消耗很大(由于禁黏的政策,很多地方已絕對禁止使用紅磚)。只能特制加工,但單塊的價格比標準的要高,使得成本上升。 



        于是,又出現了上述甲方要求、己方措施、定額結算、清單報價……的循環,爭議繼續(含180mm非標磚)。


        說在最后


        綜上,前提條件不同,對策不同,答案也不同。在前提不明的情況下,很難給出正確的回答。


        預算員不知可否,老板云里霧里,原因其實很簡單,就是:預算員除了定額、取費、文件外,不問前提、不看性質、不懂成本、不結合自身實際,脫離施工、脫離市場,一味地定額思維所致。因為只是定額思維,所以答案只有一個。說到底,匯報工作的預算員是知其然,而不知其所以然,所以不能辯證地看問題,其根本就是綜合能力的欠缺。

        其實,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。如:施工時甲方下發聯系單,要求門窗框固定部位用預制混凝土塊代替傳統的實心磚(見圖7)。這樣的工藝,砌體定額的工作內容、定額含量均不包括,合同一般也不會對此有專門的約定。


        那么,混凝土塊是不是按‘預制零星混凝土構件制作’+‘預制零星混凝土構件模板’計算?安裝是并入砌塊砌筑中,還是砌體中扣除該部分體積,按零星混凝土構件安裝+灌漿計算?

        所以,該不該計算,怎么計算,就需要有足夠的成本警覺,及時澄清,在過程中予以解決,如拖到最后竣工結算時,人走茶涼,審核人就以“包括在內”等各種的理由不予認可,造成無謂的爭議。

        故,一名成熟的造價人不僅要精通預算,更要精通施工,只有知道了怎么做,才有預判識別的能力,才會結合約定的規則知道如何應對,不做馬后炮。正如古人云:“不知未來者,不足以謀天下”。隨著造價與市場的接軌,不按定額規則的市場清單報價日益盛行,市場報價雖給了規避風險的機會,但如何把握,需要的就是綜合能力了。沒有規定、規則,缺少約定,自己不會預控風險。產生爭議,便一味地怪罪各為其主的“審計不要臉”,在我看來是一種無能的表現,至少六七成是自己的責任。

        當今,很多年輕的預算員在工作了一段時間后,遇到成長瓶頸期,做的時間越長感覺自己懂得的越少,有漂浮的不踏實感,原因就是不懂工藝、不懂現場,基礎不扎實。而突破瓶頸最好的辦法就在于此。

        *本文系廣聯達造價圈黃燕翔原創


        6374002575131047054077711.jpg

        1604415514357404.jpg

        1612946651205013.jpg

        1612946659847727.jpg

        99.jpg

        關鍵字:
        網友評論
         
        熱門文章